哈尔滨北大荒知青网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搜索
查看: 311|回复: 33

往事如烟忘却难

[复制链接]
胸有朝阳 发表于 2021-8-23 13: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胸有朝阳 于 2021-8-23 17:37 编辑

                                           一     往事如烟忘却难  

        一九六八年十月十三日,我放弃去离家较近的老 农场,却满怀豪情的和同学们一起乘上知青专列,到离家很远的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列车启动的一刻,车上车下哭成一片,尤其是女同学,有的眼睛都哭肿了。我却不以为然,心想:哭什么,马上就要和解放军还有大批的转业官兵工作、生活在一起了,多好啊!列车慢慢的驶进了北方一个叫双山的火车站。我和同学拎起提包,陆续走出了车厢,空旷的大地上,传来了一阵阵锣鼓声和欢迎的口号声。只见前面不远处飘着几十面红旗,旗下站着许多人,那是师首长和地方的干部职工来接我们的。短暂的停留后,我们便分别乘上解放车向团里驶去。车队在沙石铺的公路上,大约行驶了一个小时,才到我们团的团部。



157.jpg

       团部不算大,只有几排土房和砖房整齐的排列在那儿,墙上贴满了热烈欢迎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广阔天地大有作为,建设边疆保卫边疆等标语。汽车在一排砖房前的操场上停了下来,同学们跳下汽车。上千人聚集在那儿,有的同学走来走去在找人,有的同学在交谈,操场上人声嘈杂,十分混乱。领队大声喊着、叫着,不断发着口令,好不容易才把队伍集合好。这时一位团首长走到队伍前,为我们致欢迎词,接着另一位团领导公布各连队的人员名单。随后领队带我们到团部食堂就餐,一进屋一股浓浓的牛奶味和香香的面包味便扑鼻而来,听说这是他们特意为我们准备的。这东西可是大家在家都很难吃到的,不知为什么,我们却都没吃多少。饭后各连队的领导有的用马车,有的用尤特又将我们送到了各自的连队。
       我们连队座落在山坡的下面,第一栋砖房的右面是连部,左面就是知青的宿舍。一进屋只见那宿舍有二十几米大,对面炕,上面铺着新炕席。过道不大,尽头有一排多层的木架子,那是放脸盆的地方,一盏油灯悬挂在屋子中间。连里看见来接我们的解放军官兵,再看看宿舍连个电灯都没 有,我很失望。或许是一路累了,我们铺上行李,没洗漱就倒在炕上睡了。第二天一觉醒来,大家发现彼此的鼻孔或多或少都熏黑了,原来是油灯熏的。




      连队的食堂就在宿舍后面,很大。但是伙食却不大好,很单调。每天的食谱是早饅头、浆子、咸菜。午饅头、汤、隔天有时会有一顿抄菜。晚饅头、大餷子粥、咸菜。面条、大米粥则是病号们的专利。这样伙食让知青们十分不满,于是不知是谁编了个顺口溜,晨喝汤迎朝阳,中午喝汤喜洋洋,晚上喝汤照月亮。而我也没想到这套食谱竟让我一吃就是八年多。为了解谗,我们到麦场拿来黄豆,把铁锹放到炉子上,倒上黄豆,拿勺来回的扒拉。好了再喷上点盐水,那味道真是好极了。
       在兵团一年四季有干不完的活,最累的是夏锄和秋收了。就说夏锄吧,天刚亮大家就得下地了,到了地头一、二百多职工一字排开拿拢,等后边的人拿到拢时,前面的人都干挺远了。那地方拢很长,有近二千米,每人每天要铲好几根拢。一天要在地里干十几个小时,真的好累呀!终于盼来了送饭的老牛车,午饭就在地里吃了,干活快的,吃完了可以躺在地上枕着锄把眯一会儿。干的慢的,就不能休息了,吃完了就得赶快去拿拢,否则就会落得更远了。



      
       我们各连队之间离的都比较远,有十来里地。因为地处丘陵地带,所以看不远。如果看见大道上偶尔有人经过,我就会放下手里的活,伸着脖子看啊看,直到看不见为止。连队的报纸很少,我们很难看到。若想知道外界的消息,只能通过宿舍的广播了。团广播站每天定时播放新闻,各连队的好人好事,生产进度,以及师,团首长对当前各项工作的指示等。连里的文化生活也少的可怜,几乎看不到一本除政治类以外的书,小说类的书就更甭提了。看电影对生活在连队的我们是一种奢望,团放映队一年只下连队几次,翻来复去放映的也只是地道战、地雷战、样板戏这些老片子。但是每次听说放映队来,无论多晚、多冷,知青们依然会早早的等候在操场上。大家冻的直搓手、猛跺脚,但谁也舍不得离开,一直坚持到看完。


     
      在连队知青们最痛恨的是,每天晚上那没完没了的大会。最初搞斗、批、改,开的是批斗会,批完了原来的领导班子,批坏分子,知青和老职工们则坐在男生宿舍的对面炕上,听着台上人慷慨激昂的发言,不时还要举起拳头跟着喊上几句打倒某某某的口号。再后来就是开生产会、生活会。指导员讲完了副指讲,连长讲完了副连长讲几句,其实哪翻过来倒过去就那点事。再看下面的职工和知青,大多低着头,闭着眼睛,有的人嘴角已流出了哈拉子。更有胆大者,竟发出了鼾声。


       美丽的幻想破灭了, 这种乏味的生活让我们很郁闷,精神上又苦闷空虚,无聊赖。所以知青们想方设法要开那里。后来我们通过转插、病退、接班等方式纷纷回了城。终于如愿已偿,知青们个个高兴的合不拢嘴。但是知为什么,我仍会时常想起它,那片曾经让我们,撒过汗水和泪水的黑土地,那个使我魂牵梦绕的地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农场章文 发表于 2021-8-23 15:07 | 显示全部楼层
难忘的那段历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胸有朝阳 发表于 2021-8-23 15: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胸有朝阳 于 2021-8-23 17:53 编辑

历历在目,一切还在眼前,却是五十多年前的事了。

图片摄影哈尔滨知青  制作哈尔滨知青  诗歌作者上海知青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胸有朝阳 发表于 2021-8-23 20: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胸有朝阳 于 2021-8-23 20:36 编辑

                                            二   备战那年那些事

        一九六九年冬正是中苏边境部队关系紧张的时候。我们连队虽然离边界很远,但是备战的气氛却很浓。每天清晨五点多钟声一响,我们便急急忙忙的起床了。穿好衣服后拿起炕边的木棒,就往操场跑。大冬天的又那么早,外面一片漆黑。冷风嗖嗖的直往脖子里面钻,冻得我直缩脖子,两只也在手套里缩缩着,不敢伸开。
       各排分别站好了队,便由排长们组织各排操练。每天无非是立正、稍息、向左右转、预备用枪、刺等基础训练。有时还会到山坡下,三人为一组,成三角形趴在雪地上。口令一下,我们便左手拿着木棒,用右胳膊一下接一下的向前 爬行,但队形不能变。天实在是太冷了,冻得我们不行了,回到宿舍半天都缓不过来。这可恶的早操就这样日复一日的进行着,直到中苏边界两国的关系缓和下来才结束。
       演习是我们兵团的另一种训练方式。记得有一次已是半夜时分,我们睡得正香,突然被一阵炮声惊醒了。不知是谁喊了一声信号弹,接着紧急集合的钟声就响起来了。我们马上爬起来,迅速穿好衣服,打好行李,背上背包,拿起木棒跑向操场。各排报完数后,连长简短的做了战前动员,就带着队伍向山里进发了。山里的雪很厚,都快到膝盖了,每走一步都很艰难,才走不远我们就已累的气喘虚虚了。一直走了很长时间,也不知走到哪儿了。这时只见有的战友因为背包没打好,那背包已从肩膀上掉到屁股那儿了,这是行军中不能随便停下来,所以他们只好用右手托着行李走。还有的战友索性把行李拽下来,抱在怀里走。天亮时我们总算走回了连队,演习结束,大家已累的精疲力竭了。只见知青们一个个躺在炕上,喘着粗气,不动的,就像要死了一样。
         事后才知道,这次演习家属区还闹出了不少笑话。一位家属以为苏联军队打进来了,不敢点灯,只好借着夜光,和面、烙了厚厚一摞饼,准备转移时吃。还有一个家属听到炮声后,吓得赶紧用棉被包起孩子,一溜小跑进了自家的地窖。待到要给孩子喂奶时,才发现自己竟把孩子抱倒了,孩子的脸憋的通红,差一点死了。那些事后来被大家当做笑料在连里传来传去,一直说了很久。一次次的捧腹大笑,反让我们忘记了演习时的疲劳。     
        备战那段日子,我们每天都很辛苦。但是它磨练了我们不怕苦,不怕累的精神。这是一笔巨大的财富,是我们一生都取之不尽,用之不完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刘文喜 发表于 2021-8-23 20:47 | 显示全部楼层
你的照片是网上搜索的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胸有朝阳 发表于 2021-8-24 06: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胸有朝阳 于 2021-8-24 07:22 编辑

     早上好!是的。铲地照片的拍摄者是三师哈尔滨知青,露天电影的拍摄者是一师哈尔滨知青。

183.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胸有朝阳 发表于 2021-8-24 07: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胸有朝阳 于 2021-8-24 07:24 编辑

                                                  三    逃票记

       六九年春节前,我为了能够回家过年,元旦前就给大弟弟写信,让他在年前给我拍个电报,就说我母亲病了,我好请假回去过年。几天后电报如期而至,我拿着电报到连长那儿顺利的请了探亲假。简单收拾好东西,准备第二天回家。同宿舍的几位同学见我要走,一下子急了,于是商量也要跟我一起回家过年。可是她们没有假条,怎么办哪?商量了半天最后决定,以送我到车站为由去和连长请假,还好她们都被准了一天的假。
       第二天一早我拎着提包,她们五个人每人背个黄书包,坐上连里的尤特,踏上了回家之路.。到了双山火车站,我们躲在一个角落里,生怕连里的人追上来。那时双山站到哈尔滨站的票价是九元三角,那是我们工资的三分之一,这对于我们只挣三十二元的农来说的确很贵。花那么多钱买车票真不甘心,想来想去最后大家决定干脆不买票。列车上的人很多,一个挨一个,根本看不见列车员,我们暗自庆幸逃票成功。可是我们必须得在齐齐哈尔车站倒车,换车时怎么走也走不出去了,最后还是被车站的工作人员给圈住,办了学习班,并花五元一角钱补了张齐市至哈市的车票。
       还有一次是七十年代初春节前,我和几个荒友搭伴一起回家。因为心疼那九元多的火车票钱 ,所以这次回家,依然没买票。大家顺利的上了火车,可是我心里却像揣个小兔子,蹦蹦乱跳,坐立不安,生怕列车员来查票。瞧,怕什么来什么,列车才开出几站,列车员和列车长就带着乘警开始查票了。
临近过年,车上的人很多,我们也没顾上拿东西,便往后面的车厢挤去。也不知走了几节车厢,好像快到车尾了,眼看无路可退,列车却突然停下了,广播员说这是临时停车。我到车门往外看看,这儿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商量了一下,不管三七二十一 ,我们马上跳下车。然后在路基旁的窄道上朝车头方向快跑,经过的几节车厢,门都关着,怕车开了被拉下,大家开始向前狂奔。忽见有一节车厢开着门,我们高兴极了,姐几个费力的连拉带拽,总算爬上了火车。那一幕真称得上惊心动魄,以至多年后还记忆犹新,心有余悸。谢天谢地一路上他们只查了这一次票,大家总算逃过一劫。
       列车到达终点站,没有车票从车站口出不去,我们就在车站里绕来绕去找出口。好在是家乡的车站,多少熟悉些,不久便绕出来了。到家后我也没敢和家里人说这件事,但从此后,我再也不敢不买火车票了。
                                                      
                                             跳车逃票为省钱,
                                 “ 傻青”蠢事又一件。
                                   只因兜比脸干净,
                                          哈哈笑过是心酸。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农场章文 发表于 2021-8-24 09:28 | 显示全部楼层
难忘的历史故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胸有朝阳 发表于 2021-8-24 10: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胸有朝阳 于 2021-8-24 10:52 编辑

农场章文上午好!这段经历印象太深了,已致至今不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胸有朝阳 发表于 2021-8-24 10:5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胸有朝阳 于 2021-8-24 11:00 编辑

                                               四    偷瓜趣事

        六九年六月中旬,我们菜班正是铲地忙的时候。大家从早到晚要在地里干十几个小时,天气热,可时我们连口水都喝不着。又渴又累,真想早点收去。可是领我们干活的李大爷偏偏不发话,怎么办哪?这时有个女知青想了个办法,只见王红一只手拿一把锄头,然后对着使劲敲打,铁片处便发出当当响声。我们见状忙扯着嗓子大声喊,敲钟了!敲钟了!因为当时我们都没有表,连队上下班是以敲钟为准的。李大爷听了信以为真,就对大家说收工吧。们听了喜出望外,拿起锄头撒腿就往宿舍跑,生怕被李大爷发现了再把我们叫回去。不过这种小把戏也只用过两次而已,多了就不灵了。
       八月时节,我们种的香瓜,有的已长的比拳头大了,看了让人垂涎欲滴。可是瓜地里有专人看管,想摘瓜是很难的,于是大家又开始动脑筋了。一天下午休息时,李大爷有事先走了,看机会终于来了,我们赶紧聚集到瓜窝棚前。按照事先约定好的,几个人围住看瓜的刘大爷,没话找话的和他聊天。另一部分人钻进了棚,爬到那个临时搭的木板床底下,掀起后面的草子爬出去。瓜地就在眼前,大家马上分散开高兴的起瓜来。我不会挑瓜,只是看哪个大摘哪个,可是连尝了好几个瓜都是苦的。她们几个也只吃到两个甜的,没办法时间紧迫,我们只好又从原路返回。窝几个荒友正和刘大爷聊的热火朝天,见我们回来了,忙钻进窝棚里。结果一样,他们也是甜瓜没吃着,倒是扔了一地的苦瓜。那几个男生也不示弱,听说他们是半夜时,借着月光打着手电筒去的。摘完瓜后,他们把带去的裤子用绳先将裤脚绑好,把瓜放进去,然后用两只手抓住裤腰处,往肩膀上一搭,便兴冲冲的回了宿舍。怕被别人发现,他们只得将瓜悄悄藏进自己的箱子里。很快丢瓜的事就被连里知道了,女生是神不知,鬼不觉的躲过去了。男生可就那么幸运了,一天夜里连长突然带人对男宿舍逐一查铺,偷瓜的知青恰巧不在,待他们又拿着香瓜回来时,便被连长抓个正着。一通批评和检查是免不了了。没办法,用现在的话说,谁让他们点背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百度搜索|哈尔滨北大荒知青网 ( 黑ICP备2020005852号 )黑公网安备23010302001103号

GMT+8, 2021-9-16 23:27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