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北大荒知青网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搜索
查看: 137|回复: 21

后知青时代

[复制链接]
胸有朝阳 发表于 2021-9-8 06: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胸有朝阳 于 2021-9-8 06:49 编辑

                                                一  忘不了


    夜阑人静 ,只能听到墙上挂钟嘀嗒嘀嗒的走表声,窗外偶尔传来汽车路过的声音。可能是因为晚上我看了冬青果美篇中那动态的北国风光图片,或许是看了网友秋影寒舟那两篇知青怀旧散文的缘故,已经很晚了,依然没有一点睡意。



     双眼紧闭,脑子里却又开始放电影了。山脚下那一眼望见的连部办公室,灶坑里正烧着树枝的火炕是知青宿舍,透明的玻璃灯罩里,昏暗的灯火在不停的舞动着。黑漆漆的冬日清晨,出操的知青们挥舞棍棒喊声一片,虽捂的严严实实,脸却冻的通红,手也像冻僵一样。那栋破旧的草房是男生的宿舍,两铺对面炕很长很长,我们曽在那里表演节目欢迎解放军,连里还在那儿多次召开批斗大会。新建的砖房,这边摆放着金黄色方桌的是食堂,那边用树干搭起一排排座位的是开大会的地方,侃侃而谈的领导训话,歌声嘹亮的知青战友。后面是我离开兵团时住过的宿舍。宽阔的操场,红色的房子,蓝色的门窗,那是连队的学校。小学、中学,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老师来自北京、上海、冰城、齐市。水房、麦场、还有那几栋家属房。茂密的树林,波浪翻滚的麦田,阳光下金黄的豆海,还是那么清晰,都是当年的模样。睡意袭来,一切都变的模糊起来……
     一阵急促的120呼叫声把我惊醒,拉开窗帘,天空灰蒙蒙的一片,地上一片白色,又下雪了。呆呆地在想,北大荒也下雪了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胸有朝阳 发表于 2021-9-8 06:5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胸有朝阳 于 2021-9-8 06:55 编辑

                                         二    重返二龙山

       八九年七月,我们公司把下半年的工作重点放在清理省内外欠款上,先省内后省外。我被临时抽调,和另一位同事配合业务员老王, 负责北五县的赵光、北安、龙镇的清欠工作。                    
       到了北安县公司,我们找到几位领导,商谈还款事宜。那时候三角债盛行,下面公社、农场也欠县公司的钱。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欠债的变成了爷,借钱的却像个孙子。我们好话说了一车,一番讨价还价后,司经理终于答应先以物抵款。让二龙山农场还一车面,再给点挂面。老王马上打电话向公司汇报,领导说明天就派汽车过来。
       汽车到农场时已是傍晚,吃过饭,司机和同事去了招待所,我急不可待的去了当地一位老职工家。一晃十几年没见面了,那叫一个亲,不知不觉我们已聊到了下半夜。一直没回兵团,很想到处看看它的变化。吃过早饭,我沿着团部的大道向车站方向走去。路旁那片美丽的白桦林,已长得高大挺拔。高条、雪白的树干上面,粗糙的疤痕像一双双眼睛在看着我。它们静静的站在那,仿拂在说“你回来了!”在兵团时我和朋友常来这里,现在看到它,却觉得既熟悉又陌生。一直走过原来的拘留所,那里也已是人去楼空。团部没有多大变化,似乎一切依旧。但人明显少了很多,原本热热闹闹的团部,显得十分清静。
       安排好装车的事,抽空我又去了趟百货商店。柜台还是按老样子摆放着,里面的商品应有尽有,让人眼花缭乱。开放改革后,物资匮乏的年代已一去不复返了。走了一圈,一个认识的人也没看到,是啊,知青们都走了,老职工也都退休了。我带着几分遗憾走出商店,心中涌起许多的感慨,更多的是对岁月的叹息。
       工人们捆好了苫布,汽车启动了,我将头伸出窗外,回头望去,农场像个黑点越来越小了。北大荒,有过我的歌声和泪水,有过爱有过恨,有过梦想有过迷茫。 最美的青春在那里渡过,最真的情谊留在了那片神奇的土地上。北大荒,让我有了各种人生体验和磨练,那里留下了我成长的痕迹,它让我再一次热泪盈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胸有朝阳 发表于 2021-9-8 06: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胸有朝阳 于 2021-9-8 07:01 编辑

  


                                      三  团聚

                     庆北京荒友下乡45周年聚会

                    在2014年灿烂的金秋 ,                  
                    京城吹响集结的号角。                    

                    庆祝下乡四十五周年,                    
                    鲜艳的团旗啊飘呀飘。
               
                     从黄浦江到鹤城,
                     从海河到冰城,
                     三千曾经的知青,
                     向首都北京聚集。
                  
                     也许他脱不开身,
                     也许她身体不适,
                     那一颗颗心儿呀,
                     却早已飞向那里。
                    
                     荒友重逢朋友相聚,
                     相拥一刻笑中带泪。
                     从未谋面却很熟悉,
                     因为我们都是北大荒的儿女。
   
                     战友们高高兴兴围坐一起,
                     忆昔日往事诉别后的悲喜,
                     说不完的黑土情,
                     道不尽的荒友谊。
  
                     都说人逢喜事,
                     千杯不醉,
                     黑哥荒妹拿碗来,
                     今夜咱不醉不归。
  
                     撕一片白云做纸,
                     拿白桦树枝做笔,
                     让鸽子捎去美好的祝愿,
                     衷心祝贺活动举办成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胸有朝阳 发表于 2021-9-8 07: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胸有朝阳 于 2021-9-8 07:05 编辑




                                   四   聚     
                                     庆上海荒友新春聚会

    新春战友聚华堂,
欢声笑语喜洋洋。
     容颜虽变心依旧,举杯灯下话家常。

     隔屏送花表心意,携手相扶度夕阳。
    浦江水深纵千尺,不及荒友情意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胸有朝阳 发表于 2021-9-8 07:0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胸有朝阳 于 2021-9-8 07:09 编辑

                                 五   相聚

                 战友欢颜聚金盆,
                 京津齐哈同庆贺.




           宾客如云好热闹,
           欢歌笑语飘大厅。


   

                 魂牵梦绕北大荒,
                 那山那水那岁月。




                          喊声黑哥荒妹子,  
                五十年再聚黑土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胸有朝阳 发表于 2021-9-8 07: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胸有朝阳 于 2021-9-8 07:16 编辑

                        六    写在下乡四十七周年

        每当我听到彭丽媛唱的那首北大荒的歌,不知为什么,泪珠便会不由自主的流下。离开那儿很久很久了,屈指算已有几十年。其实离下乡的地方不算太远,相距不过千余里,可是我却一直不敢回到那儿。怕见到荒友的坟墓,怕想起难忘的初恋,怕触景生情忆起往事,怕老泪纵横别人笑话……。



       黑龙江兵团,是我的第一个人生驿站,最美好的青春都留在了那片沃土上。四十七年前当初见那广袤的原野,一种新奇感油然而生。可是走进那没灯的宿舍,梦已灭心里了半截。不想说话,不想吃东西,不想打开行李,泪水已流满了我的脸颊。




       春种、夏锄、秋收、冬训,繁忙的劳动,生活的艰辛,迷茫的心灵。常常问自己,问朋友,问天问地,何时能回家?时间过的是那么慢,熬了一天又一天,等了整整八年,如我所愿,返乡梦圆。却时常会想起北大荒,又去听那首北大荒的歌,这是为什么?




       也许当下乡五十周年纪念日来临之际,也许兵团,也许哪个地方的知青,会再次吹响集结的号角,热心的组织一次最盛大、最难忘的荒友聚会。于是熟悉的、陌生的,荒友、网友、朋友,各地的知青们从四面八方重新聚到一起。就像当年,在飘扬的兵团团旗下,曾经的兵团战士,而今一个个满脸皱纹,头发花白的老人。满怀激情地再次唱起《兵团战士胸有朝阳》,那支我们永远不忘的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胸有朝阳 发表于 2021-9-8 08: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胸有朝阳 于 2021-9-8 08:22 编辑

                                   七   老有所乐


       春至冰城,这里虽不像南方已是花红柳绿,春意浓浓,但许多人都脱下了冬装,轻松让惬意之情已经写在了人们的脸上。漫步街头,忽然被一阵优美的手风琴声吸引,那是我从少年时就最喜欢听的乐器。驻足观看,寻找声源,见前面广场的一棵树下一群老年人围坐在一起,走近一看,是位已是花甲的女士神情投入的在拉手风琴,她的前面站着一位身穿黑色运动服的先生,一只手拿着话筒,一只手随音乐打着拍子。看见过女士拉手风琴,但她这个年记的却不多见,我羡慕的看着她。


     

        琴声刚落,坐在她旁边的那位先生用口琴吹起了《骑兵进行曲》,节奏清晰,强弱分明的旋律又引来了一些人的围观。我面带笑容,好奇的向拿话筒的先生打听,“师傅,你们每天都在这儿玩吗?”“今天天好,就出来玩了,我们在江边玩,也去公园。这个岁数了就是玩,就是高兴。”他说,脸上现出愉悦的神情。“我听你的嗓音浑厚,音色很好,应该唱的不错。”“我是20团的,在宣传队呆过,她是16团的,他用手指了指那位拉手风琴的女士。“啊,我知道,伏尔基河,是姜昆去的那个团。”我愉快的说。接着他告诉我,他爱人也是知青,有时也过来玩。又说,去年有一次在江边演出时,一对游玩的知青看了,还给他们写了一首诗。他边说边将那写满歌谱的夹子打开,拿出一张有些发皱的白纸递给我,我接过来一看,见上面写着几行娟秀的字迹,果然是一首诗。我认真的看了两遍,点点头,连声称赞道:“不错,不错,写的挺好''。我们越聊越开心,他脸上的笑意也越发灿烂。




       不一会儿又来了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他向那人打着招呼。“他也是我们这儿的,是海员。年青时在船上没事,学会了吹口琴。一个口琴一个调,他有十二个口琴,吹的不错。”男知青向我介绍道。老先生简单的准备了一下,便吹起来,听这琴声真的是一种享受,前面的一位老人竟随着琴声跳起来,我心悦诚服。这时男知青邀我合唱一首《弹起我心爱的土琵琶》,我推说嗓子不好,谢绝了。又听了一会儿,我告诉他,还有事得走了,他说他唱一首保留歌曲,我笑着问“是哪首歌?”“《双脚踏上幸福路》,”他像报幕员似的一字一板的说。“是柳石明唱的歌,百听不厌的经典,”我兴奋的说。“对,他是唱《有一个美丽的传说》出的名。”乐曲响起,青悠悠的那个岭,绿油油的那个山,丰收的庄稼望不到边,望呀么望不到边。麦香飘万里,歌声随风传,双脚踏上丰收路,越走心越甜,越走心越甜,欢快,嘹亮的歌声在广场上空回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胸有朝阳 发表于 2021-9-8 08: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胸有朝阳 于 2021-9-8 08:33 编辑





                                  八   有感上海知青2015年团拜会
                                               用 团网 站网友 网名编文                                         

         光阴似箭,告别了柳树成荫花满地的明媚夏天,转眼已是冬日皑皑的寒冬就要来了。窗台上那盆冬夏常青文竹葱笼苍翠,它舒展开纤细秀丽的高雅身姿,使人见了心旷神怡。我坐在桌前打开电脑,在最爱QQ 里和金家老大、陈荣淼聊天,得知前两天三连老五、宋宁速回家后,已将和洪、宗保、红屹、钟爱娣、步云、杨扬、翁敏华、欧阳、王金龙北大荒时拍的照片传到了网上。那个杨扬曾在团里办的连队报导员学习班里,辅导过我们,同学冰城老知青、陈全生、福爱乐、逗逗、春兰、咏梅都很佩服他。我忙又转到团里的网站,看到了黑土地荒友的那篇上海知青2015年春节团拜会的通知,怀念战友思绪又回到雪花飘飘的北方
       仿佛看到远方的山岗巍巍的远山绿树成荫庐山松柏,密林中贪玩的小白鼠、活蹦乱跳的小白兔,晚上两眼发着绿光的皇城龙狼,躲藏在大山深处的东北虎武石山大草原上、已不见昨日风沙,阵阵清风吹过,小小蜜蜂在盛开的五月鲜花黑牡丹、中酿蜜,雷鸟张开翅膀在空中飞来飞去,65届小学生、强龙、坐在美牛老黄牛身上,嘻嘻的笑着,小水牛低头吃着小草老兵团战友、拖拉机手、杜家岛,耕耘着的沃土。坡上菜班五月雪、紫滕他们栽的茄子秧已活了,青苗正茁壮成长。南洋河水库、平静的河面上投放鱼苗的小舟,顺水而下渐去渐远,丑小丫在戏水。河边上快乐老人东北汉老何头,陪着阿里郎大竿钓小鱼老龙虾。那样子就像一幅江川逸人的油画。月光知心姐姐、平姐东北妞、雅清,在夜空中仔细寻找着那颗北斗星,显的是那么温新倔强知心大哥小黑球子大林和小林,为争一块夹心巧克力玩闹的情景。老吴的炕头上点着烛光,北京知青黄运绥兵团老兵、华亭、雪亮海阔天空神侃海聊的样子。司号员老王,冒着雷雨依然吹起集合的号角。背着药箱忙碌在连队各个角落的,白衣天使红医生刘大夫、彭医师。食堂前天行健、日月明、义和勇堆起的那个小雪人
       年底连队工作总结大会上,指导员徐仲伯用他那四川口音大声宣布,新宝、飞飞、刘臻、粉尘、高佩荣、妩茵、李维玉、桂林高佩荣、乐缘十位战友,被评为五好战士,他们的家里还都收到了团里寄去的那张喜报。害得没评上的多娇哭了好一会儿,老田苦口婆心的说了半天才劝好。春节联欢会上紫玉、琴琴、雪梅、莲花、阿雯、平平、佩佩、大萍满怀深情唱的那首《远飞的大雁》,把我们一些知青都唱哭了。畜牧排知青华华明明的口琴合奏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武装排云歌、冬月、安琪儿梦溪、小李子禾禾、阿飞、小群、华子、清影表演的舞蹈快乐飞人也赢得了大家的阵阵掌声。星云锁的爷爷老佟桃园的奶奶乐的合不上嘴。晚会最后文书老盛、在前面打着拍子,杨副委员长和我们一起放声高歌《兵团战士胸有朝阳》。
        健康的山下、正在举行的团运动会。蓝球场上,六连的梁弘、陈必友、赵强绩、马大成、高俊英、和工程连的姜解放、冯兴龙、施建华老郝、老赫激烈比赛的身影。 急的那个外号叫下雨不愁的候补队员直跺脚,旁边六连的老姜片却高兴的拍着手连声叫好。那边卫生队徐伟峰、施国岗、陈敏华、冯小海、李树模、丽莎、黛西、秀华、丽颖、张秀芬神彩飞扬,服务社陆永良、徐玮、王根俊、马殿武、汪宛、北芳、秀英、建萍、王志新、王爱磨拳擦掌,男女混合队拔合比赛马上要开始了,周俊还带来了团直啦啦队呐喊助威。百米短跑比赛,男子组第一名徐国强,第二名姜志坚,第三名孟祥瑞,女子组第一名蔡银美,第二名郝悦红,第三名王君丽金越取得了运动会铅球破记录的好成绩。
       想起星期日放假,我和彩虹到山里采蘑菇,一路上唱着红梅花儿开,莫斯科郊外的晚上,一条大河……。一首首我们喜欢,兵团又不许唱的黄色歌曲。还有那年春天,乐乐曾在宿舍随意画的那两幅彩虹多娇彩虹的微笑。那难忘的初恋,和平分手后虽心痛,但生活教会我要随缘,下决心像松柏那样挺立,不消沉,做一个快乐的我......。
      难忘的知青岁月,朴实的老百姓告诉我们做人要厚道红五月老吴教导大家与人交往要惜缘
       漫步人生,要回忆岁月太多太多,念忘之间,我们尝遍了生活的苦辣酸甜,得失在眼里都无所唯了。呼唤未来,让我们以六十岁做为新起点,老有所乐,以平常心,笑看人生,做个快乐人
      江山 对荒友说”趁着腿脚还行,出去走一走,为自己活一回,别给人生留下遗憾“。我和惠中、霜后、诸卫伯、阿南、赵丕成举双手赞成。大家背起行装,拿着相机,要来一次肆意的旅行。上海的荒友们,不能参加聚会了,我们在远方真诚为你祈祷好人平安一生幸福
           永留真情,友谊长存!
        预祝团拜会圆满成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农场章文 发表于 2021-9-8 17:25 | 显示全部楼层
快乐的后知青时代...................点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胸有朝阳 发表于 2021-9-11 06:0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胸有朝阳 于 2021-9-11 06:20 编辑

农场章文,快乐是健康的保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百度搜索|哈尔滨北大荒知青网 ( 黑ICP备2020005852号 )黑公网安备23010302001103号

GMT+8, 2021-9-16 23:58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