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北大荒知青网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搜索
查看: 2261|回复: 10

转载:一次北山里的经历

[复制链接]
严四海 发表于 2016-10-26 19: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色又是那么地优美动人…… 悠悠的蹉跎岁月,一晃已过四十年。 ... ... ... ...


                           一次北山里的经历
                                             杜云海
   回想起四十多年前到北山里采购猪肉的经历,留在我心目中的北山里,地域是那么地闭塞落后,而民风是那样地淳朴可亲,景色又是那么地优美动人……
    悠悠的蹉跎岁月,一晃已过四十年。回想起当年在东北下乡的点点滴滴,却历历在目,有些刻骨铭心的经历,更使人永生难忘。
    1969年,我刚到五十团一营七连。春节前夕,连长把我叫去,说要过年了,派我和刘大蹶子(只知道他的尊姓,不知道他的大名)到北山里去采购猪肉。连长对我说,刘大蹶子是个山里通,方圆百里,没有他不知道的村庄,山里人个个认识他。我的任务是带着钱与当地老乡算账。
    接受这个任务,心里又高兴又紧张。说实话,到连队过的是集体生活,干的是农活,还真没有离开过。现在要去北山里,到那个神秘的像小说《林海雪原》描述的那种真正东北人生活的地方,该有多好啊!但据说从我们连队到北山里要走三天时间,而且走的都是林中小路和崎岖山路。想起山里野兽的出没和小说中传说的土匪,不禁使人有些忐忑。我在惶惶不安中开始做准备,带上冻得咬一口要掉牙的馒头和连队小卖店买的饼干,作为路上干粮;借了一双毡靴,里面塞上靰鞡草(东北三宝之一),以防止冻脚;从连队会计处领了一千元的巨款,小心翼翼地揣在怀里。
    第二天一早,我背着小背包来到连队北头马厩处,见到了传说中的“山里通”刘大蹶子。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他,高高的个子,黑里透红的脸,胖胖的身材,四五十岁的样子。他正在往马车上安放马饲料豆饼,并在马车上铺了好多干草,使我们坐在车上不至于冻着。赶马车的也是当地人,高高的个子,让人一看便知是赶车的好把式。见到他们,我一颗悬着的心好像平静了许多。
随着一声清脆的马鞭声响,我们一行三人向北出发。那天气温虽然零下二十多度,但天气晴朗,没有下雪,也没有刮可怕的大烟泡。我和刘大蹶子坐在马车的草堆上,一路交谈起来,才知道之所以选择今天出发,是预测近日都会有好天气。又知这次去北山里需三个白天行车,二个晚上住宿,才能到达目的地。刘大蹶子又讲山里的猪肉很便宜,只要2毛钱一斤等等。通过简单的交谈,使我对刘大蹶子刮目相看,心想怪不得连长要派他去,原来他还真是一个“山里通”。
     一路赶路一路聊,到中午时,前方没有大路了,走着只能马车走的羊肠小道;再走着走着连小路也没有了,只留下马车走过的一道辙。反正马车是一路向北,一直往前走,一会儿走过一个小山坡,一会儿走进一片小树林,一会儿穿过结冰的河流,有时还在冰冻的河中走了很长的一段。没有路标,没有标记,从小长在城市里的我真不知他们是怎么认路的,不由得使我对大蹶子和车把式更加佩服起来。
     一路上周围静悄悄的,看不见村庄,碰不到人影,寒冷的天气连鸟儿都不见了踪影。只有马走在雪地上发出的“嘎嘎“声响和车轮的”吱吱“声。中午饿了吃些干粮,累了在草上睡一会,冷了下马车步行,等到身上暖和了再上马车。一路上三匹马拉着车不停地走,马的脸上身上都是雪白的霜,喘着粗气。我想,这马也累得够呛吧!
第一天我们不停地赶路。天全黑了,一轮明月挂在天上,把雪地照得银白色一片。刘大蹶子指着一溜溜的野兽脚印告诉我们:“这些是狼的”,“那些是狐狸的”。说得我心中直发毛,就问刘大蹶子:“这里有没有东北虎?”大蹶子讲,己有几十年没听到东北虎的消息了。当时我想,要真窜出个野兽什么的,我们三人赤手空拳的可不是对手,心里不免一阵紧张。又过了一条小河,终于前面隐隐约约地有一絲亮光。刘大蹶子讲,今晚住宿的村庄马上就到了。听到此话,我安心了不少,对表一看,己经是晚上十点多了。
    马车一进村,迎接我们的是几十条狗。它们对着马车围了上来,一通狂叫,把村里人都惊动了。村民们纷纷出来,吆喝着把自家的狗叫了回去。马车到了村长家,村长又把我们带到村会计家中。一进门,只见屋里点着煤油灯,看上去黑蒙蒙的,才知道这里还没有通电呢。主人一家十分热情地把我们迎上了热炕,不一会儿功夫,一大盆白切猪肉和酸菜粉条端了上来,白酒满满地倒了一大碗,看来他们是早有准备了。村长和会计作陪,我们又冷又饿,就大吃起来。山里的猪肉就是好吃,与他们喂养的饲料有关吧?白酒五人轮着喝,一人一大口。我因不会喝酒,轮到我了又不能不喝,只能装装样子,用嘴抿上一小口,只感到酒呛人的辣,度数一定很高。吃着白切猪肉,沾上酱油大蒜末,喝着白酒,坐在热坑上,大家冰冷的身子慢慢暖和起来。当晚我们三人就在会计家的热炕上过了一夜,真正体会了一把东北山里人家的生活,感受到山里人的豪爽和热情。
    第二天天没亮,我们就出发了,村长、会计把我们一直送出村。我们继续向北走,马车开始翻上了山岗,太阳在山边冉冉升起,刹那间照亮了眼前的山丘,前面的山峦,一览无遗。在早晨阳光的照耀下,雪地闪着金子般的颜色,与蔚蓝的天空连在一起,描绘出一幅绚丽的图画。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如此美丽的日出,这一刻我沉浸在大自然的美景中,路途的艰辛,身上的寒冷,心中的劳累,已一扫而光。我无法用言语来赞美“她”,因为在“她”面前,任何修辞语句都显得那么苍白。可惜那时没有相机,无法留下如此美妙的瞬间与人共赏,但在我的脑海中已留下的绚丽影像永远无法忘怀。
     中午,我们路过一个小村庄,在村口的井边喝了水,吃了干粮,马也歇了脚。等马吃完豆饼后,我们又踏上了征途。一路上各种美景迎面扑来,如诗如画。好风景顺着好心情,不知不觉中太阳下了山。傍晚时分,我们又到了一个村庄,这是我们第二天晚上的落脚点。又是村长接待我们,还是吃同样的菜,喝同样的酒,晚上还是睡在热炕上。我想,这是山里人家最好的待客之道吧。
第三天一早,我们继续前进,还是一望无边的美丽景色在等待着我们,马车一路走走停停。下午三点多快到目的地时,山里景色变了样。从山上往下看,只见远远的村庄升起袅袅的炊烟,在夕阳的照耀下显得十分宁静、安详、和谐。真是一个幸福祥和的北国山里屯,这就是我们要去采购猪肉的地方。三天的期盼,马不停蹄地赶路,如今终于顺利到达了。
     这是山脚下树林边的一个小村落,家家都有一个用短木堆起围墙的小院,每家房屋都是用土坯搭建的,在土坯墙上,挂满了蒜头、红辣椒、苞米等农产品,一看便知是富裕的山里人家。我们来到村长家,村长媳妇把一盆热腾腾刚出锅的酸菜肉饺子端了上来。北方人常说;好吃不如饺子。这话一点不假,村长家的酸菜肉饺,味道真是美极了。直到现在,我只要一见东北酸菜,就会忍不住包一顿酸菜饺子吃。
     晚上睡觉,村长把我们三个大老爷们安排到一个寡妇家中。一进门,一个看上去二十来岁的女子迎了上来,这就是有一个孩子的寡妇。我心里想:这么年青,怎么就成了寡妇呢?到了里间看到一个二、三岁大的孩子在炕上玩,见到生人睁大眼睛,用好奇的眼光盯着我们。大山里的人,无论孩子还是大人都长得很好看,一点不比我们城里人差,只是穿着有些土气。主人请我们抽用报纸卷的旱烟,然后拿了一根烟枪,装上烟自己抽了起来。这总算让我见识到了传说中东北三大怪中一怪——“姑娘叼了个大烟袋”。听说我是上海来的知青,她用羡慕的眼光与我闲聊起来,问上海的房子是怎样的?楼有多高,火车,飞机又是咋样的?一副好奇的样子。她讲自己从来没走出过山里屯,从没去过火车站,有些知道的都是听人讲的,那时我感到山里人真得很可怜。寡妇家里有南北二个炕,我们三人睡在她对面的北炕上,中间也没有什么帘子之类。据说东北人习惯那样,可我觉得很不好意思,不过也只能入乡随俗了。暖暖的火炕,使我很快进入梦乡……
    第二天一大早,村长就带我们到村中的一个晒麦场,已有不少村民用木头做的雪爬犁装着冻猪肉瓣在排队等候了。村长安排了八个村民帮忙,二人抬肉,二人过称,四人装车,我在中间复称、计数、开票、算钱。刘大蹶子负责猪肉的质量,其间发现了一块猪肉上面有很大一团冰坨子,被当场拒收。村民还想狡辩,村长很有权威地叫人把猪肉丢到一边,那村民只能悻悻地拉着猪肉走了。快到结束时,又看到那村民来了,这一次拉来的是没浇水的好肉,我把肉收下了。当地民风淳朴,但偷奸耍滑个别人也是有的吧?一上午就把马车装得满满的。带来的一千元钱,己所剩无几。
     这里才刚办完事,场地空了出来,就看到一个当地村民慢慢赶着一头硕大的牛一瘸一拐地走了过来。牛有小象那么大,这是我见过的牛中最大的。仔细一看,是牛的一条前腿断了。村长讲这头牛在下坡时,前腿卡在地裂里把脚弄断了,牛已没什么用了,只能宰杀了。闲着没事我在边上观看,只见村民们用一根又粗又长的麻绳,绑住牛的一条后腿,又把绳子绕到另一后腿上,猛地用力一拉,后面的二条腿并在了一起,只有二条腿的牛站不住了,砰的一声巨响牛倒了下来。绳子又绕到前腿,把牛的前腿、牛角也绑一起,牛是一点也不能动了。只见有村民手提一把二尺来长的尖刀、搬来二个大浴盆,二尺的尖刀从牛的脖子下往心脏直捅了进去。牛嗷叫了几声,鲜血从尖刀拔出的口子直冲出来,不一会儿二个浴盆就接满了牛血,牛一动不不动了。他们又在牛脖子和肚子上划一口子,一会儿功夫就把整张牛皮给剥了下来,剥了皮的牛肉还在热呼呼地向外冒气。这时另外上来二人,用尖刀开始割牛肉,牛被大卸八块。村民们开始排队了,他们是等着买牛肉呢。整个杀牛过程干脆利落,这种原始的杀牛方法是我平生第一次见识,真是大开眼界了。北山里虽然地处十分偏僻,但看来村里的能人还真不少呢!
    下午,我们做出发的准备,把马车上的冻猪肉用麻绳捆扎的紧紧的,猪肉上面又装上厚厚的一层干草,一切准备妥当。晚上吃饭,村长叫了几位村里的头面人物作陪,又准备了好酒,加了东北的名菜小鸡炖蘑菇招待我们,为我们送行。山里人靠山吃山,生活条件尚可,但却缺钱。这次我们进山帮了他们的大忙,在酒席上村长一再表示谢意,欢迎我们下次再来。
第二天一早,我们与村长,村民、小寡妇一家一一道别。村长又给我们一人送了一份山里的特产,有蘑菇、黑木耳,还有野山鸡呢。马车从老路返回,又走了三天住宿了二天。由于马车装了肉,路上走得慢,直到第三天的半夜,才顺利到达七连,连长带着一帮人在等着我们呢。我们完成任务,连长很高兴,过年有了肉,年就好过了。那年春节连队的每个人都分到了白面和肉馅,吃了好几天的猪肉饺子呢!
    光阴如箭,日月如梭。回想起四十多年前的这段经历,就像昨天一样清晰。我心目中的北山里,地域是那么地闭塞落后,而民风是那样地淳朴可亲,景色又是那么地优美动人。遗憾的是,至今我不知北山里属于哪里?是内蒙古,还是黑龙江?想故地重游已是不可能的了。
    改革开放三十多年,祖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北山里也一定有很大的变化了吧!我想通电、看电视已成了过去式,人们或许住进了砖瓦房,想必公路已通到了村里,村里人可以走出大山见世面了……。我心中惦记着北山里的一切,遥祝那里的人们能和我们一样,过上现代化的幸福生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齐梦 发表于 2016-10-27 09:21 | 显示全部楼层
再现当年,感慨东北民风的淳朴,感谢作者的娓娓道来,一次回忆,一次文学艺术的享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农场章文 发表于 2016-10-27 09:28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严四海 发表于 2016-10-28 08:19 | 显示全部楼层
齐梦 发表于 2016-10-27 09:21
再现当年,感慨东北民风的淳朴,感谢作者的娓娓道来,一次回忆,一次文学艺术的享受。

谢谢回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严四海 发表于 2016-10-28 08:20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版主回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李再林 发表于 2016-10-29 08:11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兄弟!谢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严四海 发表于 2016-10-29 18:03 | 显示全部楼层
李再林 发表于 2016-10-29 08:11
问好兄弟!谢谢!

李再林老师,祝您身体健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老卞头 发表于 2016-10-31 11:49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章,人生难忘的经历,拜读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严四海 发表于 2016-10-31 19:11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卞头 发表于 2016-10-31 11:49
好文章,人生难忘的经历,拜读了。

谢谢浏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罗帆 发表于 2016-10-31 20:32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读美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百度搜索|哈尔滨北大荒知青网 ( 黑ICP备2020005852号 )黑公网安备23010302001103号

GMT+8, 2022-1-20 21:54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